您所在的位置: 福州新闻网 >> 法制宣传 >> 普法动态

工伤纠纷找调解 有法有据促和谐

http://fzxc.fznews.com.cn/ 2017-12-14 15:29:28 

  2017年11月7日下午3点许,上街司法所来了两位年轻人,调解员小翁、小吴接待了他们。来人说:“我叫宋某,是黑龙江省林口县古城镇人,今天来请你们帮助解决我父亲工伤的后续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等赔偿问题,请大力支持”。

  经了解,宋某父亲宋某祥,经朋友介绍到一木业工厂从事搬运等工作,2017年7月12日下午2点许在工作中不慎被重物砸伤右足,工伤发生后,老板陈某打120电话,把宋某祥送往福州市第一医院治疗,目前院方认为宋某的父亲的伤情基本稳定,可以出院。宋某祥在医院治疗期间共花去治疗费3万余元,治疗费厂方虽有全额支付,但考虑宋某祥在工厂才工作几日,暂未与工厂签订劳动协议,宋某担心父亲出院后得不到应有的赔偿,所以就找到司法所请求调解。

  调解人员了解纠纷的来龙去脉后让他们填写人民调解申请书,即拨打电话通知厂长陈某到场调解,陈某找出差等借口推托无法前来调解,后经调解员多次耐心的劝说,陈某表示愿意到上街司法所接受调解。

  2017年11月16日上午,调解员召集双方当事人在司法所一楼调解室进行调解。调解中,宋某祥方表示他们咨询过律师,按他这种情况他厂方应赔偿11万元;厂方则认为对方提出的赔偿金额过高,表示其私下也咨询过律师,律师说宋某祥的工伤应按农村户口伤残标准来计算,他最多赔偿5万元,不愿赔偿如此高的赔偿,至此调解工作进入僵局。

  为尽快化解矛盾,打破僵局,调解员采取“背靠背”的方式,分别做当事人的思想工作。一边调解员小翁向厂方讲解我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相关规定,指出宋某祥是在上班时间在上班场所受伤的,属于工伤范畴,厂方应当承担起工伤赔偿责任。另一边则由调解员小吴作家属思想工作,向宋某祥方详细讲解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案件的司法解释》中有关伤残赔偿标准,指出律师一般以最大限度地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为准则,带有偏向性,他是按城镇居民计算残疾赔偿金,但宋某祥刚来福州,并非城镇长期生活和工作,应按农村居民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劝说他们提出合理、合法的赔偿要求,否则,一旦厂不愿意调解,只能诉诸法院,维权成本就会增加。

  通过再次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双方态度有了积极转变。调解员把双方召集到一起,实行“面对面”的调解,最终双方互让,达成了调解协议:陈某一次性向宋某赔偿误工费、伙食费、后续治疗费等人民币6万元,并当场付清赔偿款,纠纷得到及时化解。

  本案中,宋某祥在上班时间在上班场所发生意外,造成伤残结果应属于因公受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和第十六条规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厂方应承担起工伤赔偿责任。

  根据最高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案件的司法解释》第25条规定:残疾赔偿金根据受害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或者伤残等级,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计算。故农村户口居民与城镇户口居民伤残计算标准是有区别的。而根据《民法通则》第15条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公民以其户籍所在地为住所,经常居住地与住所不一致的,经常居住地为住所,经常居住地为连续居住一年以上的地方。因此,对于那些户籍在农村的当事人,如果其离开原居住的农村进城务工或从事其它正当工作,并连续居住在城镇一年以上,应视其为城镇居民,应比照城镇居民的生活费标准计算赔偿数额,但本案中的当事人并不符合该规定,故无法按城镇户口居民伤残标准进行计算。

友情链接